五分28

                                                                            来源:五分28
                                                                            发稿时间:2020-07-01 15:41:53

                                                                            2009年的流感在很长一段时间曾称为“猪流感”,后来为避免种种争议,也为了让疾病命名更具科学性和客观性,世界卫生组织(WHO)将其改名为“甲型H1N1流感”,相应的病毒称为“甲型H1N1流感病毒”。

                                                                            因此,预防G4病毒引发的流感是完全可行的。即便G4病毒可能引发今年末和明年初的流感,也有疫苗可控,在发病数量和病情上,不可能与新冠疫情叠加。

                                                                            这里面的原因当然是多方面的。首先,由于可以从动物到人以及在人体身上发生变化,流感病毒的变异是正常的,不变才是异常的。

                                                                            对于G4病毒,中国研究人员认为,呈现出“高度适应感染人类的所有基本特征”。这确实容易引发担忧。若这份担忧被引向重视和提前预防,那或许是好事。

                                                                            参加巡游活动的香港市民麦女士接收北京日报客户端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天是香港回归的大日子,过去一年的黑暴给香港造成了严重的影响,作为香港市民坚决支持“香港国安法”立法,希望东方之珠早日恢复昔日的光彩。

                                                                            在朝阳区霄云路网信大厦门口,一座公交站被命名为“麦子店西街”,停靠405路、604路等公交车。不过,真正的麦子店西街却并不在车站附近,而是在2公里外的亮马桥以南。从这里下车前往麦子店西街,普通成年人需要步行近半个小时。相反,如果搭乘405路前往麦子店西街,乘客在两站之外的“燕莎桥南”下车,反而只需走约30米就可以到达。

                                                                            正因为如此,WHO和不少国家都会对每年的流感病毒株进行监测,以观察流感病毒变异的趋势,并预测来年发生的流感将会由哪种组合形式的流感病毒株引发,从而指导生产流感疫苗,供公众注射预防。

                                                                            公交站名跟不上变化的情况,不光出现在路名变更上。有的公交站名使用的是单位名称,可如今单位搬走了,站名却一直没变。一位市民向记者反映,地铁十里堡站出来往北走,有两座公交站分别叫做“农民日报社”和“农民日报社北”的公交站,不过,这两座站名中提到的农民日报社如今已经搬走。“农民日报社的机关早就搬走多少年了,现在只剩印刷厂和家属院没有搬走,车站还叫农民日报社,会不会导致有人因此走错路?”

                                                                            现象二:车站与地名差得太远了

                                                                            记者探访时还发现,有的公交站使用了路名做站名,但车站与真正的道路之间却差出好几个路口。